最初的第一章

作者:我見青山多嫵媚

一開始的時候,我是想用三到五章寫霍凌成為太子的過程,但是小伙伴告訴我這樣顯得太拖沓了,所以我就一章搞定了√
  說一章讓霍澧死,就不會拖過第二章2333333333
  以下是最初版本的第一章——
  大燕開元三十一年,向來健康的太子偶感風寒。
  一開始,誰都沒當回事。
  然而入秋以后,太子的風寒卻越來越嚴重,甚至昏迷的日子比清醒的日子還要多。
  直到這個時候,太醫院才發現是——誤診。
  太子得的風寒不是外感風寒,而是外感風熱,明明是風熱的太子卻一直吃著治療風寒的藥,以至于病情非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直到臥床不起、病重垂危之際,才被發現是誤診。
  為什么直到太子病重垂危,太醫院才有人發現是誤診?
  為什么意識到是誤診并且將其說出來的不是院使①,而是一個給院使打下手的吏目?
  太醫院在“太子病重”這件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后宮,朝堂,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不敢想,不敢猜。
  這件事里面藏著的貓膩,誰都不敢擅自去觸碰。
  因為發現誤診的時候已經錯失了最佳的治療時機,加上天氣的變化,即使被大發雷霆的皇帝徹徹底底的清理了一番的太醫院給太子開了對癥的藥,太子事實上也處在了“能活一天算一天”的狀態。
  但是這一點,誰都不敢稟報,哪怕是當初那個直言說出誤診這個事實的愣頭青吏目也一樣。
  上有戰功赫赫的大哥,下有在清流間風評良好的三弟,排行第二的太子能夠坐穩太子之位,自然不是因為他是皇后唯一的嫡子。
  只可惜,千算萬算沒有想到,堂堂太子居然會被一場“風寒”打敗。
  無論是陰謀還是意外,整個京都都在等待著,等待著太子咽下最后一口氣。
  因為太子病重,原本由于萬壽節將至而逐漸熱鬧起來的都城突然變得冷清,往日以各種名目出現的宴會盡皆消失在了眾人默契的觀望中,不少府邸都取消了宴請,一些人甚至選擇了閉府,免得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卷進了能牽連滿門的大麻煩之中。
  一片風聲鶴唳之中,就連冬天都來得比以往更晚一些。
  太子數著日子過的時候,金鑾殿上的皇帝陛下也在一個平凡無奇的日子里,在眾目睽睽之下犯了咳疾。
  雖然皇帝陛下極力掩飾,但還是有人發現皇帝陛下咳了血。
  平靜的水面下,波濤驟起。
  風起云涌之間,唯有燕王府像往常一樣,就連府中養的公雞都像往常一樣,在不變的時間以及不變的地方——打鳴。
  除了太子,皇子成年以后都要封王出宮、另建府邸,待得太子登基后再去封地就藩。
  排行第五的霍凌是皇帝最小的兒子,然而卻沒有得到“小兒子,大孫子”該有的待遇,在皇宮中的存在感還比不上他那三天兩頭和皇后撕一頓的母妃——葉貴妃。
  作為小兒子的霍凌,完全不受皇帝陛下待見。
  霍凌對此非常的滿意——不受寵愛好啊,不受寵愛就代表他不容易被注意,那么自然也不會有人對他混吃等死的夢想指手畫腳。
  貴妃母親,國公外公,御史岳父,都指揮使表哥……既然拿了一手好牌,那自然是——當一個吃喝玩樂樣樣精通、日/天/日/地無所畏懼的紈绔。
  懷揣著當一個能在都城“橫行霸道”的紈绔的夢想,只想混吃等死的霍凌是風聲鶴唳的局勢中最處之泰然的那一個。
  進宮給皇后和母妃問了安,在去給父皇請安的路上順便去東宮看望了太子一眼——字面意思上的一眼。
  霍凌向來記仇,曾經欺負他的人,他基本上都一一報復回去了。
  除了太子。
  不是沒本事報復回去,只是不能報復而已。
  基于這曾經與太子不得不說的二三事,加上他母妃同皇后之間的糾葛,霍凌同太子之間一直都維持著不咸不淡的交情,而這交情也再次體現在了霍凌來看望太子的方式上。
  說看望一眼,就真的只是一眼。
  看了太子一眼,霍凌轉身就走,去乾清宮給父皇請安。
  請完安,自覺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后,霍凌不待最近不知發什么瘋,仿佛突然發現了他存在的皇帝陛下開口留他,霍凌先一步以府中還有事要忙為由,阻斷了皇帝陛下所有的話頭。
  端坐在龍椅下,壓下嗓間突然泛起的咳意,皇帝扭頭看向始終安靜的守在他身邊的太監安得,“安得,你說小五是真的無心,還是‘以退為進’?”
  注視著霍凌離開的背影,皇帝忍不住瞇了瞇眼睛。
  他的這些兒子,一個二個的心都大了起來,偽裝也越來越到位,讓人完全分不清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
  坐在這空曠的大殿內,皇帝突地感受到了“孤家寡人”到底是何意思。
  稱孤道寡,孤家寡人。
  哈。
  不等被皇帝點名的總管安得就他剛剛問的問題回應他,皇帝先一步擺了擺手,“罷了。”壓下喉間涌上的鐵銹味,皇帝慢慢的站起了身,“走吧,去看看太子。”
  “諾。”
  …
  趕著回府的霍凌并不知道,他那偶爾會忘記自己有個小兒子的父皇對其產生了懷疑。
  當然,就算霍凌知道了,他也不會在意。
  拎著回府時路過得月樓時買的烤雞,霍凌回府后就直接往王妃所在的院子大跨步往前走,手中拎著的東西隨著他的動作一晃一晃,身邊跟著霍凌的下人都快追不上他的腳步,又不敢出聲提醒,只能微喘著的跟著霍凌,并派人提前通知王妃。
  “小柳,小柳,你看我給你帶了什么?”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接到消息而特意回房等著的燕王妃聽到霍凌那仿佛能穿透整個院落的聲音,不免有些有些無奈的抿了抿唇。
  理了理自己沒有一絲褶皺的袖子,在霍凌進來的時候,收拾好無奈情緒的燕王妃柳氏眉眼帶笑的迎上了霍凌,接過了對方遞過來的烤雞并讓人拿下去處理的同時,燕王妃還嗔怪的瞪了霍林一眼,“王爺,不是跟您說了別叫我‘小柳’,您怎么又犯老毛病了?”
  被瞪了一眼的霍林摸了摸鼻子,一邊讓人晚膳的時候上他帶回來的烤雞,一邊帶著燕王妃在窗邊坐下,并有些無辜的表示,“可是你也不讓我在外人面前叫你玥玥呀。”
  燕王妃姓柳,名玥。
  被皇帝隨意指給五皇子霍凌的時候,柳玥以為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結果沒想到成為了霍凌的妻子以后,她卻發現自己掉進了福窩。
  雖然燕王有點不著調,不是喜歡叫她“小柳”,就是喜歡叫她“玥玥”,可是燕王給了她所想要的一切,就是……
  想到成親三年肚子卻還沒有半點消息,燕王妃不免有些黯然,下意識的摸了摸肚子。
  霍凌的政治敏感性經常不在線,但對妻子的情緒變化卻反應得很快,在燕王妃垂下睫羽的瞬間,霍凌先一步摟住了對方的腰肢,并將頭靠在對方肩窩處蹭了蹭,“孩子的事情,我們順其自然就好。”
  “再者,能不能生還是一回事呢。”
  “恩?”
  三年的相處,燕王妃完全不會因為霍林的這番話而生出誤會,卻不免有些疑惑,“王爺,您這是何意?”
  “沒什么意思。”掩嘴打了個哈欠,霍凌再次蹭了蹭柳玥的肩窩,直蹭得對方雙頰暈紅卻又舍不得推開他,“我那二哥,沒幾天好活了。”
  霍凌話音落下,柳玥顧不上自己生出的羞意,連忙肅著一張臉的表示,“王爺,慎言。”
  “……哦。”
  被燕王妃嚴厲的瞪了一眼,霍凌從善如流的改了口,“反正就是那么回事,你懂的。現在并不是一個懷孕的好時機。”
  基于太子病重而將要引來的一系列問題,霍凌并不覺得近期內讓他王妃懷孕是一件好事。
  再者,兩個人的世界他還沒有過夠,為什么還要應付不知什么時候會來的“討債鬼”?
  撇了撇嘴,身為一個沒有多少存在感卻因為最近的風波而被人找上門來的皇子,想著最近“神仙打架”的局勢,霍凌決定最近暫時低調一點。
  而他低調的方式,就是帶著王妃去別莊釣魚。
  不知話題為什么突然跳到“明日去別莊釣魚好不好”,燕王妃忍不住下意識的輕眨了下眼,“王爺,您說什么?”在太子病重,都城局勢緊張的時候,帶我去釣魚?
  “別莊釣魚,去嗎?”
  燕王妃問得嚴肅,霍凌回得坦然,明顯完全不覺得自己去別莊有什么問題。
  “王爺,”抿了抿唇,打了好幾番腹稿后,燕王妃有些艱難的出聲提示她這想一出是一出的丈夫,“太子病重,父皇還犯了咳疾,您……這樣,不好吧?”
  “沒什么不好。”霍凌掩嘴打了個哈欠,滿臉無所謂的表示,“正因為太子病重,所以我才是去別莊釣魚,而不是去斗雞。”
  作為斗雞場的常客,自從太子病重以后,霍凌就再也沒有踏進過斗雞場。就連他特意養的小紅都因此變得有些無精打采,甚至養成了在不變的時間站在燕王府內最高的建筑屋頂上,仰天打鳴彰顯自己存在感的習慣。
  在他看來,給太子送點東西,在皇帝眼皮子底下表示關心的看望太子一眼,并且不去做那些需要呼朋引伴的事情,就已經很給太子面子了。
  不然,還要他怎樣?
  總覺得霍凌說得好有道理,差點覺得跟著自家王爺明天去別莊釣魚也沒什么的燕王妃:“……”
  [回復][投訴]

江西快3走势图基本 开个家居售后服务店赚钱吗 宝妈创业带娃赚钱找自信 三水广西麻将打牌 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 电梯代理如何赚钱 好彩头彩票游戏 现在金融赚钱还是电商赚钱 ag捕鱼王3d点射 能赚钱的日本网游 腾讯欢乐捕鱼海神选宝箱技巧 幻想英雄怎么赚钱 单机捕鱼 城市全景拍摄赚钱吗 熊猫麻将外挂神器下载 开车摆摊兼职卖什么赚钱 全民老友内蒙古麻将